优浩问答——中文互动问答平台,问答神州 为您答疑解惑!
地图 SEO 减肥 美容      我要发文      我要提问      登录     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头条 > 八卦娱乐 > 专访《破冰行动》编剧:拿700万砸你,能坚持住不容易

专访《破冰行动》编剧:拿700万砸你,能坚持住不容易

作者:优浩问答
2019-05-15 09:32:50
2416      手机版

       凤凰网娱乐记者/C尘《破冰行动》已于近日登陆央视黄金档和视频平台。首播收视率1.35%,豆瓣开分8.5,极有可能成为《都挺好》之后又一年度现实主义力作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《破冰行动》编剧陈育新

       《破冰行动》改编自2013年广东雷霆扫毒“12.29专项行动”,剧中的“塔寨村”就是案件发生地“制毒第一村”广东陆丰博社村。博社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量制毒贩毒,到2013年前后,这个占地面积仅0.54平方公里、人口一万四千余人的小村庄,制贩冰毒量超过全国的三分之一。编剧陈育新先后数次前往广东采访取材,与几十位一线缉毒警察进行一对一访谈,了解到许多触目惊心的内幕。“村道里面挂贴了村委会的公告,‘此处禁倒制毒垃圾’。”村里制毒贩毒已经公开化,猖狂程度让陈育新震惊不已,“小孩放暑假回家给家里干活,把康泰克里面的药粉倒出来,一个暑假能挣2万块钱。就小孩儿,小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博社村是一个传统的宗族主导的村落,全村姓“蔡”,号称“不管血缘关系远近,都是一个老祖宗”。强烈的宗族观念带来了剽悍的民风,制毒窝点外有“马仔”把风报信,村民手中还有枪支弹药,暴力抗法时有发生。《破冰行动》第一集就重现了村民围堵警察抗法的真实故事。加上当地党政部门内部有“保护伞”,博社村“破冰”难上加难。在真实案件中,最终是异地调来三千多警力对博社村实施大清剿,摧毁18个特大制贩毒团伙,缴获近3吨冰毒。至此,“第一毒村”才终于被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《破冰行动》

       陈育新是写涉案题材的佼佼者,从早期的《红蜘蛛》、《征服》到《破冰行动》,他的编剧生涯始终与公安题材紧密相关。在《破冰行动》之前,陈育新已经写过同样改编自真实大案的《湄公河大案》。该剧在2014年登陆CCTV-1黄金档首播,最高收视率达到3.043%,成为年度现象级作品。更重要的是,在此之前,黄金档已经很久不见涉案剧的身影。2004年广电总局《关于加强涉案剧审查和播出管理的通知》要求涉案剧退出黄金档,国产涉案剧由此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沉寂。以《湄公河行动》为开端,涉案剧才终于逐渐回暖。

       在陈育新来看,博社村一案像一个容器,可以承装许多社会话题。贪图暴利的村民,同一宗族村庄出身的警察,染上毒瘾的教师,为信仰坚持的缉毒警察……在他来看,聊的还是千百年不变的“人性”。这次,凤凰网娱乐邀请到陈育新,一起畅谈《破冰行动》改编过程中的种种经历,以及关于当下国产刑侦剧类型化的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凤凰网娱乐:最初接触到2013年“雷霆扫毒案”时,最震惊的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陈育新:《湄公河大案》是云南的金三角,那个时候接触的概念是,中国是一个毒品受害国,毒品从境外输入,我们是一个毒品的通道和受害国。那么13年,《湄公河》才过一年,就让我接这个戏,发现其实我们国内也在做毒品,某种程度上向国外输出。当然民间偶尔的海洛因、罂粟也有,但是都没有这种大规模的。没想到在广州已经很多年了,从90年代末期就开始。这是一个比较震惊的。

 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就是《破冰》第一集的开场。上海警方在上海抓到一个贩毒的,供出来毒品是从陆丰市博社村这边买的,他们就过来取证。陆丰的公安带着他们去抓人,被村民围了七八个小时,最后是特警进去把他们救出来的。我说,在中国还有这种事?他们那边很团结,宗族观念很强,东南亚很多潮汕人互相帮持着打拼天下。陆丰是贫困地区,很多年轻人当初都到深圳去发展,逃出去打工。因为那个地方那时候改革开放才三十年左右,十年走私,十年制假币,十年制毒,这中间还有包括拐卖妇女、盗抢机动车。所以年轻人逃出去的多。后来到90年代中后期的时候,年轻人很少,工厂基本上没有。然后制毒这种挣钱好挣了,纷纷把自己的孩子从外边甚至从国外叫回来。这是真实的。村道里面挂贴了村委会的公告,“此处禁倒制毒垃圾”。小孩放暑假回家,给家里干活,把康泰克里面的药粉倒出来,一个暑假能挣2万块钱。就小孩儿,小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凤凰网娱乐:村民毫无法律意识明目张胆地制毒,最根源的原因是经济吗?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《破冰行动》

       陈育新:经济,肯定是经济。刚改革开放的时候,他们那边又靠近香港,当初也没有那么多的经济政策扶持,就靠走私捞第一桶金,像烟,各种各样的电器。因为当时中国物资匮乏,他们又近水楼台,渔船开过去倒几个东西回来卖就能发财。这是一种很原始的动机。改革开放之前这么困难,一旦放开了,它有这么一个便利的条件,就一发不可收。日常生活用品利润少,慢慢可能就有一些违法的东西。那地方经济基础又很差,养殖和码头发展不起来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第一批靠不法手段挣了钱了,那你后面怎么办?走私被打击了以后,那怎么办?就要想办法挣快钱。它有这个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个就是民风剽悍,宗族观念很强。群体事件闹得非常厉害。我们去采访,很多老太太说,就这么点儿算什么犯罪。法制意识特别淡薄。昨天我还看有人在网络上说,说当地的工资这么低,才3000块钱。那个地方是个县级市,县级市的公安基本上都是本地人,外地去的很少能立足脚。因为他都是宗族观念嘛,所以就不可能去采访那些警察。他们行动过程中都没有被邀请参加,都是异地调警,三千多警力都是从外围的各个市调来的。它是个堡垒村庄,两万多人基本都姓蔡。外面的一个陌生人出现,都有马仔把着各个村口,就很难进去。所以他们就谈怎么艰难,怎么利用各种各样手段混到村子群里面去。那时候正好台风对广东的危害特别大,他们就化装成电力工人想尽办法进去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凤凰网娱乐:在写《破冰行动》的过程当中,有没有自己特别想抒解的情怀,以及对社会的看法?

       陈育新:我觉得我还是写出来了。写缉毒警的牺牲奉献,好像听起来是大话套话,但是亲自去采访过,了解他们的生活,确实很不容易。戏里面也写到了,这是真实的故事。林胜文问李飞挣多少钱,他说工资3000不到。林说,你跟我来呗,一个月的工资我随便就挣出来了。人是有尊严的,是不是?每天看到那些人,他们毒品的生意几百万上千万的资金,花天酒地。也许那帮人都是你小时候的玩伴,发小。他啥都不是,没有文化,没有读过书。你当警察至少要考公务员,警校也要毕业吧,辛辛苦苦过去。人都是这样的,看到人家那样,凭啥呀?那种情况就很容易被拉下水。要是没拉下水,你怎么坚持住你自己?信仰,和你的职责,你穿的这身警服。这种还是很难的。因为很多东西,设身处地的时候感受到的不一样。那种小地方都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。你办一个案子,抓一个人,那得多少人求情。那用钱砸你。我们的剧我写的是三百万,真实听到的案子那不是三百万,是七八百万。所以说在这种利益诱惑之下,这种人情关系,你要让自己坚持住,很不容易。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他们的忠诚吧,信仰,这种奉献牺牲。通过对几十个干警一对一采访,深深体会到这种警服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个,我觉得还是毒品。目前全世界禁毒形势越来越严峻,金三角的海洛因的生产、运输、种植,联合国有卫星监控的。金三角、金新月、北朝鲜,还有哥伦比亚那一带,都有卫星监控的。今年金三角罂粟的种植量比往年有大大的增长,也是因为经济越来越萧条,人们在这种地方要靠利润嘛。这真的是一个产业链。一公斤毒品从陆丰运到美国去,运到澳大利亚去,那翻多少番?为了利益身家性命都可以不要了。我们看毒品的纪录片,就监控拍下来的,儿子杀父母亲,吸毒嘛,要钱不给钱,特别惨烈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《破冰行动》

       凤凰网娱乐:真实案件改编剧需要平衡戏剧性以及案件的真实性,这方面如何取舍?

       陈育新:这是最难的。因为真实案件肯定都会先入为主,大概的框架和故事不能太离谱。但是这个案件只是一个打击和侦破的过程,咱们这个故事还是要艺术化一点。虚构的这些故事和人物,要跟大整体融合。因为这是一个国家级的大行动,从公安部、督办、领导,下面省厅,到下面各省各个市县公安局配合,光是行动就涉及到了将近四千人,我们拍的时候调了多名警力。所以这里面要选取一个角度,怎么样定男一号,他的身份是什么? 因为是一个村子,所以必须得定一个很基层的民警。那么基层民警跟省厅的领导怎么搭?有跟他养父的关系。跟境外这条线怎么办?他是一个基层民警不可能出境,不可能动不动就跑香港去了,跑澳大利亚去了。那么外围有条线要跟他要勾连,怎么勾?亲生父子关系。通过这种情感把这些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整个故事虽然人物众多,但他们互相有联系、有关系。这种是完全虚构,不可能是真实的。很明显的更改是故事比较戏剧性,这种戏剧性和真实反差比较大。怎么样去弥补这种反差,让观众看了以后并不觉得这个很戏剧化?你要知道前史,跟人物命运怎么勾连,同时跟他们当地的禁毒的历史和制毒的历史能结合起来,我们甚至还写到当年解放战争,这些都要勾连起来。这样的话,人物的这种戏剧性的搭建才接地气。然后要把这些人物的事情跟整个大的行动融合在一起。难度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凤凰网娱乐:90年代国产剧就有像《永不瞑目》《玉观音》这些警匪缉毒题材的作品。在你来看,国产剧在这个类型上的发展变化是怎样的?

       陈育新:你说的变化,可能是更大程度是技巧上面的,叙事的角度,节奏更加快一些,这种变化。我觉得可能主题内容,归根到底还是没有太大的区别。因为世界上没有什么新鲜的事,都是那些事。你现在看古希腊的故事,你看《一千零一夜》,还是很好看。内容,人物的人性,除了贴上一些时代的标签,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变化。可能主要是包装上的变化。就像这个戏,网络版和央视版太一样,肯定针对网络节奏就更快一些,闪回啊,方法更自由一些,央视可能针对的中老年受众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动不动就说“公式”,什么偶像剧啊什么CP啊。这是一些品牌套用几部成功的作品,想从成功的作品里面套出一些模式,作为以后的一些类似产品量化生产的所谓的模式。就像刑侦剧一样,《湄公河大案》之后刑侦剧开始松动,现在网络上有很多了。时间长了以后,优秀的还是没有几部,能数得过来,像《白夜追凶》。为什么?就大量的套路。类型剧的优点是它形成了一定的模式,说的不好听就是套路,让观众喜欢这个套路。但是时间长了观众就烦了。现代科技越来越发达,我们古典主义英雄主义的这种创作方式,靠警察的那种方式,现在都行不通。现在刑事案刚过两天罪犯就抓过来,没有秘密可言。你要享受这个套路,这种模式给你带来的便捷,但同时也要突破这种东西。

最新内容
推荐内容
我要评论

抱歉,您尚未登陆不可评论,立即登录
每次评论可获得 积分+5 ,积分可升级、积分商城换取话费...等!

优浩网-扫码加客服微信

优浩网客服微信:sc-brand

优浩网客服电话:185 2036 9951

优浩网客服QQ:3104674656

优浩网客服邮箱:3104674656@qq.com

SEO标签 | 减肥标签 | 美容标签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7 - 2110 优浩问答平台 版权所有 广州四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:粤ICP备17082543号-1